. 胭脂扣(风行) ( 百度) 【拼音】(yān zhī kòu )



有字幕
语言:汉语
好不:普通
 ★:8.9
【英語】Rouge
【又名】
【类型】爱情 / 剧情 / 文艺 / 华语
【首映】1988年1月7日 香港
【監督】 关锦鹏 /
【主演】 .梅艳芳 / .张国荣 / .万梓良 /
【演員】朱宝意 / 谭倩红 / 温碧霞 / .谢贤 / .惠英红 / 刘家荣 / 汪禹 /
【点評】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
【監督者別作品】

【主演者別作品】
  梅艳芳
    赌霸
    奇迹
    半生缘
    醉拳2
    开心勿语
    钟无艳
    富贵兵团
    济公
    新仙鹤神针
  张国荣
    金玉满堂
    霸王别姬
    东成西就
    东邪西毒:终极版
    安娜玛德莲娜
  万梓良
    翡翠明珠
    悬赏

【演員別作品】
  谢贤
    打雀英雄传
  惠英红
    功夫咏春
    独孤九剑
    霸王花Ⅱ神勇飞虎霸王花
    武侠
    奇迹
    情癫大圣
    无间道Ⅱ

根据李碧华原著小说改编的浪漫鬼故事,背景是三十年代香港的塘西风月区和五十年后已经变得十分现代化的城市,藉着两段相差半个世纪的爱情互相比较,令人产生“问世间情为何物”的慨叹。梅艳芳饰演石塘嘴名妓如花,她与张国荣饰演的富家公子十二少产生了真爱情,但不为男方家长接受,两人相约吞食鸦片殉情,不料如花的阴魂来到五十年后才发觉十二少未死,而是在垂老之年落魄地当一个临时演员。在报馆上班的万梓良与女友朱宝意从中帮助如花寻人,也因而反省了他们自己的爱情关系。
袁永安在某报社广告部任职,一天他正要下夜晚,突有一名身着30年代打扮的艳丽女子出现在报馆,她要来登一则寻人启示,但又无钱付广告费。袁要她次日再来,不想她坚持不肯,并尾随他一路。在闲谈中,袁惊闻她原是30年代死去的女鬼,名叫如花,当年曾是石塘咀的名妓,爱上人称为十二少的纨绔子弟陈振邦。二人的恋情因地位悬殊遭陈父母反对,遂离家私订终生,以胭脂盒为信物。两人同居后经济拮据,再加上染食鸦片,如花知好景不长,二人约定服食鸦片自尽,来生再结缘,不想如花死去,陈被救。50年后,如花苦等陈不得,遂上阳间来寻。此时已是1987年,时守境迁。如花得袁及其女友凌楚娟帮助,终于在一家制衣厂找到早已潦倒和衰老不堪的十二少。如花将胭脂盒归还,带着无限遗恨返回阴间。
2011/03/06 なんけ切ないね、梅艳芳。けど制作人成龙って・・・
  文艺悲情片有别于同时期香港电影的快节奏与喜闹,独辟蹊径,拍得哀怨缠绵,令人耳目一新。导演运用时空交错,从80年代去观察30年代的生死恋,把现在与过去、回忆与联想、幻觉和现实巧妙地组接在一起,并以如花对十二少至死不渝的爱情讽喻了现代人对爱情的态度和观念,带给观众独特的视觉和心灵冲击。影片稍嫌不足是过分渲染了30年代的颓废美,而忽视了80年代香港风貌的表现。影片获第24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女主角、最佳摄影、最佳美术指导三个奖项。

《胭脂扣》:血似胭脂染蝶衣
  香港电影一向以男性主义作为主导,从张彻到吴宇森再到林岭东,还有徐克的黄飞鸿,周星驰的无厘头,银幕上常常是血气方刚,砍砍杀杀,女性则多为配角出现,真正的女性电影寥寥可数。对于关锦鹏的电影,喜欢的人会引以为知己;不喜欢的人则认为影片阴气太重。首指的应当就是这部根据李碧华小说改编的影片《胭脂扣》。
  这部哀怨缠绵的影片将当红歌星梅艳芳送上台湾“金马奖”和香港“金像奖”的领奖台,正如导演关锦鹏所说“张国荣和梅艳芳成就了《胭脂扣》”。李碧华曾在《血似胭脂染蝶衣》中写道:“胭脂扣松脱烟消,现实中角色对换。”影片中如花与十二少的悲情旧梦,成为冥冥中的谶语,为剧中两位主角暗暗设计了一场死亡的约会,从而使得我们现在重看这部电影时更多了一些心疼和遗憾,导演关锦鹏的回忆把我们带回了那个凄美的故事中。

我的电影与我的成长有关
  我的电影与我的成长有关,我的父亲在我十几岁时就去世了,我母亲是一个蛮传统的家庭主妇。我那时已经懂事了,也经常在旁边观察母亲所做的一切。从母亲的身上,我看到了女性的坚韧,这个对我有很大影响。所以我的作品比较关注女性,而且从小就对细节很感兴趣,我个人也是感性多于理性,尤其对于一些生活细节我会很感性,这与个性有关。
  因为我的母亲很喜欢戏曲,尤其是粤剧,任剑辉、白雪仙的组合给我的童年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包括他们的粤剧电影,所以我小时候就蛮喜欢电影的。开始的时候是想做演员的,所以报名参加无线电视台演员培训班,兼职做助理导演。结果演员没有做成,却成了专职副导演。而且那时正是香港“新浪潮”电影兴起的时候,陆续做了不少影片的副导演。1984年第一次能够独立导片,就是《女人心》。

《地下情》是我最喜欢的影片
  《女人心》没想到公映后反响很大,1986年就是《地下情》,这是我自己最喜欢的一部作品,几个年轻人对待爱情和死亡的态度。当时有一种特别的感受就是惧怕死亡,也怕坐飞机。小时候,家里有人过世,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身边人的离去,对死亡既害怕又疑惑和好奇,正是因为怕死,所以“死亡”给我很多疑惑,电影是可以缓慢接近这种疑惑的。
  1987年我拍了《胭脂扣》,1989年就是《三个女人的故事》(又名《人在纽约》),1991年是《阮玲玉》,1994年《红玫瑰与白玫瑰》……我就在想,如果让我选择重拍一部自己的影片,我会选择重拍《地下情》,因为当时的情绪最为饱满也最为真实。《胭脂扣》是一个机会,《阮玲玉》是一个机会,机会是当时存在的,让你赶上了。《地下情》有些不同,他是属于你的,从感性情绪出发的,也将永远伴随你,就好像20年前我怕黑、怕坐飞机,现在同样害怕,只是年龄大了。

梅艳芳给我很极端的两种感觉
  我一直觉得导演和演员的关系不应该那么表面化,也不应把眼光只局限在他们的作品上。其实在《胭脂扣》之前,我没有接触过梅艳芳,只是看她在舞台上的表演,觉得她很有表现力,虽然不是特别漂亮,但是所散发的味道很吸引我。
  拍《胭脂扣》时,原著作者李碧华觉得梅艳芳最适合演如花,尽管开始设定演员时也有很多种声音,包括选十二少的演员时,考虑过刘德华、郑少秋,到最后我定下张国荣,大家也都不愿意改掉梅艳芳,她自己也很喜欢这个角色。
  其实她是很爱热闹的人,一路嘻嘻哈哈走过来,然后坐下来非常沉默和安静地听我讲戏,给我很极端的两种感觉。我们之间有了一种信任,很多事情就都可以抛开,很多时候我自己的个人经验和想法,甚至一些私人的事情对他们都没有保留。梅艳芳总说自己不漂亮,在这个片子之前她也尝试过很多扮相的角色,但是女鬼如花的造型她非常喜欢,也曾经说“好喜欢‘如花’造型,如果以后死了,希望用这张剧照作为遗照。”

一直以为还能再与张国荣、梅艳芳合作
  合作完《胭脂扣》之后,我本希望梅艳芳来演《阮玲玉》,那个时候一切想法其实都是从她出发的。说实话,她的离开可以说是一个时代的结束,而阮玲玉的自杀在某个程度来讲也是中国默片时代的结束,两个人有很多不谋而合的地方。原来的设计中有梅艳芳与阮玲玉进行对话、交流,后来因为某些原因不能来拍这部电影了,我觉得这是一个蛮大的遗憾。
  2002年时,我想拍一部叫做《逆光风景》的影片,想请梅艳芳和张国荣合演,张国荣饰演一位不得志的艺术家,同时喜欢上梅艳芳演的角色和她的儿子,故事背景在西班牙展开,但因为预算庞大而延后了,我一直以为还有机会与他们两个人再次合作,遗憾的是未能实现。
  2003年张国荣和梅艳芳就相继辞世了,我说那个黄金时代也远去了,就像现在拍《长恨歌》时的上海与十几年前《阮玲玉》时的上海感觉完全不同,你进入到一个华丽的房子里,却再无法感受到那种雍容典雅的氛围了。应该说我很幸运,因为只有我,才拥有他们两个一起的电影。

口述/关锦鹏(胭脂扣》、《阮玲玉》、《长恨歌》等片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