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康拜因(风行) ( 百度) 【拼音】(hóng sè kāng bài yīn )



有字幕
语言:汉语
好不:好き
 ★:8.0
【英語】The Red Awn
【又名】
【类型】文艺 / 华语 / 挚爱亲情
【首映】2007年1月30日 中国
【監督】 蔡尚君 /
【主演】 王虹 / .吕玉来 / .姚安濂 / .黄璐 / 石俊辉 /
【点評】在父子的心底,都隐藏着不可告人的残酷秘密
【監督者別作品】

【主演者別作品】
  吕玉来
    孔雀
  姚安濂
    青红
    苏州河
  黄璐
    盲山
    石器时代之百万大侦探

【演員別作品】

一对5年不曾谋面的父子,父亲当年进城打工,一去不返,甚至在老婆患病身亡的当口都不曾回乡吊祭,年幼的儿子像野狗一样独自长大,有一天他深恨的父亲却突然出现在了家门口,而他回来的目的,竟是要与另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办理结婚手续……
试图改造儿子的父亲和伺机报复父亲的儿子一起踏上了麦收之旅,这一路上他们见证了现实的无情,见证了命运的飘零,而两人之间那无法化解的仇恨和无可回避的亲情,也在收获的路上不断对撞、迷失、寻回、沦丧,上演了一幕幕或残忍或动人的真情故事,而最终的结局竟显示出,在父子各自的心底,都隐藏着不可告人的残酷秘密……
2010/12/12
幕后阵容

  本片导演蔡尚君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曾执导过在话剧界口碑极佳的先锋作品《保尔·柯察金》。他还以编剧的身份撰写过《爱情麻辣烫》、《洗澡》、《向日葵》等优秀国产电影。《红色康拜因》是他执导的电影处女作,也是著名影评人顾小白转向电影创作的编剧处女作。

  影片主演是姚安濂和吕玉来,前者扮演影片中的“父亲”,他是著名的中年性格演员,曾因出演第六代导演中的领军人物王小帅那部获得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的《青红》中“父亲”而倍受好评,甚至差点赢得戛纳影帝,但他在《红色康拜因》之前出演的多是性格比较优柔的南方男人形象,此次演绎地道的西北汉子,颇有挑战自我、再创佳绩的勇气。扮演“儿子”的吕玉来曾在著名导演顾长卫执导的获得柏林电影节银熊奖的《孔雀》中扮演主角之一“弟弟”,此后又和李保田一起主演了入围本年度威尼斯电影节的《马背上的法庭》,他那柔中带钢的独特气质被香港著名导演关锦鹏所赏识,将其签在了自己旗下的工作室,并推荐他在张柏芝主演的大型电视连续剧《周璇》中出演男主角之一。《红色康拜因》中的“儿子”是吕玉来第一次尝试演绎与自身性格和生活经历截然不同的角色,有望籍此真正树立自己在新生代年轻演员中的坚实地位。

  影片摄影是从韩国特邀的李承禹,他曾师从韩国电影大师金基德,并在商业片领域也建树颇丰,曾为风靡一时的韩国娱乐大片《我的野蛮女友》掌镜,同时他也是中国电影大师田壮壮的门下弟子。

故事背景

  “康拜因”是英文Combine(收割机)的中文音译,曾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时期极为流行的新派词汇,无数台红色收割机在大江南北万里沃野战天斗地,收获生命的食粮,收获命运的悲喜,“康拜因”印证了中国这一植根于土地的农业大国的历史浮沉,但随着时光流逝、时移事易,在当下这背离农业家园、千军万马纷纷涌入物质城市的时代,曾经的红色语汇已无人提及,只存留于历史经历者的过往记忆里。但事实上在每年的麦收时节,仍有一大批开着新旧收割机跨省作业、在广袤大地上风餐露宿、为生命和收获奔徙千里的社会底层大众们,与他们一同默默完成中国这一农业大国的生命收割的,还有不可计数的沿袭传统人工方法的手镰麦客们,他们在或肥沃或贫瘠的土地上辗转流离,与时代洪流、个体命运和自然环境对抗,在每一年每一条征途上都留下了许多动人的故事。

导演自述

  导演蔡尚君说:“你可以说它是一部所谓的艺术片,因为它非常关照现实,非常强调整体的质感,透出生命那最本真的灼痛与沦丧,因为麦收、大地、迁徙、时代演变,这些东西都是跟生命息息相关的,所以在影像上我们也很强调它的独特性,就是既要非常写实,又要蕴含厚重的诗意,所以这次才会选择跟韩国摄影师合作,就是希望能从国产电影那种比较刻意和呆板的惯有模式中脱离出来,但又绝不会故意去制造所谓的‘艺术影像’,而是要切实地服务于丰满的故事。说到故事,才是我们这部电影最强调的基本要素,它建立在牵连身心的真情实感的基础上,富含着此起彼伏的波折,可以说是一波未平又起一波,层层紧逼,可以带给观众巨大的内心张力,我们更希望它能带给观众强大的情感震撼,所以从这层意义上说,这部电影也可以算是好看的商业片。同时这部电影还富含着大量类型片的优秀元素,比如公路片、青春片,甚至还有悬疑片,但也绝对是为故事服务……所以我们首先是想拍一个绝对好看的电影,看完后让人能有所回想,在他们的回想里,我想注入的是对中国当下的社会现状的一些困惑和反思,比如对生我们养我们的土地及其守护者的抛弃,比如对底层个体的关照,比如对越来越物质的经济社会那流失的本真情感的找寻……当然一部电影是不可能起到什么真正的现实意义的,社会的进程是不可抵挡的,这也许才是最残酷的地方。”